欢迎访问厦门市竹坝学校!今天是

一堂上了半个世纪的体育课

作者:腾讯大闽网来源:腾讯大闽网时间:2016-03-25

这是一个关于一辈子的故事,一个关于坚守的故事,一个关于好人的故事。他叫温文彬,73岁,印尼华侨,山村学校的体育老师。他的故事平淡无奇,或者说没有故事,但却让许多人湿了眼眶。
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 2014070123:02腾讯大闽网    

  

  

一辈子一堂体育课

    “我要是能带着山里的孩子们到台湾去比赛,那我去世的时候,也没遗憾了!”说这话的人今年73岁,白发苍苍,每天服药,是个华侨。
    他一辈子,只做了一件小事,当好一个小学体育老师。为了做好这件事,他从没有暑假,从不午休,甚至从未退休。

  

  

  

印尼的孩子

    温文彬,祖籍梅州,1941年出生于印尼加里曼丹岛上的一个小村庄。他的记忆里,曾祖父的墓就已经在印尼了。
    他的普通话虽有很浓的南洋腔调,但十分自如。在他的印尼家乡,华人的村落总是包围在印尼人的村落中。
    “印尼的小朋友很爱踢足球,玩起来比我们野得多,但他们不太懂得组织球队,这点不如中国人”,温文彬说,其实华人与当地人的往来并不多。
    老温家兄弟姊妹不少,他的爸爸是当地一所华文学校的财务,妈妈是十里八乡有名的裁缝,家境还算殷实。
    温文彬读书时,正逢新中国成立,当地的华文学校并行着大陆和台湾两种教材,但大部分华人还是“站在了五星红旗下”。
    上中学时,祖国的大使和领事常到温文彬的学校宣讲,号召华侨青年回国支援建设,那时的他还不知道,这一次次的宣讲,将要改变他的一生。
    初二那年,华文学校被印尼政府强制关闭,侨民不许读中国书,必须放弃中国国籍,温文彬因此辍学。
    因为家里兼做食盐生意,温文彬从小耳濡目染。辍学后,他开始倒腾土产,收益颇丰。
    安稳日子过了一段时间,温文彬和大哥还是决定,响应号召,志愿回国。

    挤满难侨的码头拜别父母那天,温文彬没有料到,这竟是永别。
    从加里曼丹岛辗转几日,到达印尼首都椰城(华侨对雅加达的旧称)。
    因为要等祖国来接志愿青年的船,他和大哥在椰城滞留了一个月。
    那时,印尼排华之风已起,虽尚未蔓延到温文彬所在的加里曼丹,但椰城的码头上,尽是被剥夺财产的可怜难侨。
    或许是难侨处境实在悲惨,温文彬临登船时,把身上所有的钱都送给了素不相识的难侨。
    颠簸多日,他终于踏上了广州黄埔港,稍作安顿后,一张志愿表摆在了自己面前。
    “祖国需要我去厦门安置难侨的农场,我当然填服从分配”,温文彬说,其实同来的归侨里,也有一些人后悔,没把护照交给组织,后来自己去了北京。
    又是几日的舟车劳顿,温文彬和二十多位志愿归侨,来到了这个环抱在群山中的竹坝农场。此时,同行的哥哥被分配到了万里之外的大理。
    如今,竹坝农场还有2000多名归侨,高峰时,这里曾接收了来自8个国家的归侨5000多名。

  

  

  

  

猪圈里的教室

    在大山里过生活,本就不是易事,再赶上三年困难时期,温文彬们的日子,远不如家乡。
    但他们还是享受到了祖国政府的礼遇,一日三餐虽也半饥半饱,但却不至于食不果腹。
    回国第一年,教育局为青年们开办补习班,如同对食物一样,青年们对学习亦是如饥似渴。
    他们中的许多人,还不会说普通话,只会南洋腔很浓的潮州话和客家话。
    一年后,补习结业,温文彬留在竹坝华侨农场小学,为归侨子女服务,正式开始了传道授业的时光。
    “那时候,没有教室,我们就在猪圈将就;归侨子女在国外野惯了,不太守纪律,常常不报告,就从猪钻的洞里跑到田里转悠了”,温文彬笑着说。
    在教遍了几乎所有科目后,从小就喜欢运动的温文彬终于可以专心教体育课。
    因为没有基础,所有的教学方法,都靠自学。直到今天,他还托记者帮他下载一套足球和排球的教学视频。
    学校的条件,在厦门市从来就不算好的,现在已为人父母的很多归侨子女记得,70年代,他们常常被温老师要求课外参加劳动。
    靠着肩挑手扛,整整四年的课余时间,温老师和全校学生们,硬是移平了一片山坡,挖出了200米的运动场。后来,领导闻此,费尽周折调来两部挖土机,扩建出300米的跑道。
    温文彬是天生的“运动狂”,只要稍有条件,他就巴不得把一项运动开成课。
    学校里的一片水塘,自然成了温文彬和校泳队当年的训练场地。谈到后来水塘被填,他至今还流露出孩童般的惋惜。

  

  

  

 

  

  

  

  

  

  

 

  

  

  

  

  

  

  

  

  

学校里的追悼会

    温文彬回国那年,孑然一身。那时,14岁的小姑娘吴婵香也随家从印尼来到农场。
    几年后,长大成人的吴婵香成了竹坝小学的音乐老师。初为人师,遇到教学上的问题,她常常请教比自己大5岁的温文彬。
    久而久之,同事朋友也觉得两人般配,都费尽心思撮合。“我们那时候谈恋爱,每天下班在一起还是谈怎么教育学生”,虽然听起来单调,但温文彬回想起来仍然觉得甜蜜。
    也正是因为工作太忙,直到温文彬28岁才与吴婵香正式登记。“我们那会很时髦,没办婚礼,决定旅行结婚,去厦门浪漫了一把。”
    但命运却从来不是完美无缺的,由于工作太忙,吴婵香的身体一直不好,以致习惯性流产。
    消息传开,许多人主动牵线,为他们寻找领养的孩子,但小两口拒绝了,他们觉得这辈子有学生就够了。
    在学校,温老师两口子永远是最温暖的存在。丈夫天生好动,整天扑在运动场,妻子生性安静,总是窝在家里料理家务,一动一静,天作之合。从年轻到年老,两口子的家,从没有搬离学校。
    13
年前,温文彬退休,吴婵香感觉总算能回县城的房子过一段惬意日子了,但温老师说“再等我5年,不然我的工作没人顶得了。”
    可这一等,就是12年。2013年,吴婵香被查出癌症,温文彬这才放下了手上的工作,全身心地照顾妻子。
    终于,同年11月,吴婵香走了,照顾她的许多护士都哭得像亲生女儿。温文彬,也因为过度操劳,住进了医院。
    妻子的离去,让温文彬提出了这辈子唯一的私人要求,希望能在学校为妻子办一场追悼会。
    参加过追悼会的学生庄丹薇哭着回忆,“开始,校长致辞我们都还忍着没哭,可当温老师用沙哑的声音说出‘我的爱妻’四个字,所有人泪如溃堤”。
    温文彬曾经对妻子说,“你要走在我的前面才好,这样我就可以照顾你一辈子”。

  

  

 

我还有梦想

    在厦门,甚至在全福建的小、中学体育教育界,很多人都知道竹坝的孩子,还有这位白发苍苍的老师。
    温老师总是不服输,他尤其不希望山里的孩子在运动上输给城市的孩子。
    在学校的荣誉室里,摆满了与体育相关的奖杯和奖牌,有许多都是全国级小学比赛的冠军。
    最为外人称道的,是温老师带领竹坝中学夺得厦门市运会女子排球“十连冠”的梦幻战绩。
    站在这些成绩的背后,温老师从没有给自己放过暑假,从没浪费每个放学后,甚至夏天的中午,他也放弃午睡自己练球。
    在竹坝学校,即使临近期末考试,体育课也会雷打不动地进行。因为场地积水,学生们总是喜欢赤脚练球。
    上课、训练和比赛,就是温老师的一辈子。这是许多学生提起温老师时的泪点,他们中很多人的父母,也是温老师的学生。
    暮年,“三高”缠身,温老师却还有更大的心愿。
    他希望能把山里的孩子,带去台湾,和那里的孩子踢几场友谊赛,尽管对方多次邀请,学校却实在拿不出来往的路费。
    去台湾,是温老师的最大目标。给我的孩子们筹来一些像握力器、足球这样的运动设备,温老师也常常挂在嘴边。

  

  

  

  


    一辈子,要怎样才算成功?73岁,心怀梦想,单纯得像个孩子。